2018年的核心任务:去杠杆

北京澎泰资本   2018-04-18 本文章169阅读

近两三年的经济政策,脉络非常清晰,三去一降一补。和我们关系比较大的是“三去”,也就是去库存、去产能、去杠杆。今天主要谈论的是,去杠杆。

我们回顾此前国家的行动,在16年10月之后,各地纷纷出台政策,限制炒房,而此前16年大部分时间,去库存的任务已经完成得七七八八,利用涨价,利用人们买涨不买跌的心理,利用各种管制制造的人为紧缺,实现了去库存的目的。这里的去库存,主要指的就是房地产库存。在这一步里,顺便还实现了杠杆的乾坤大挪移,相当部分的企业杠杆被转移到居民个人头上。企业是有限责任,而个人是无限责任。这里的杠杆风险已经被释放了一部分,但还远远不够。

至于去产能,是在17年发生,当时用的名义是供给侧改革,用的借口是环保、雾霾治理等等,不论是什么样的形式,其本质内容就是去产能。显然这块任务到17年底回头来看,完成得也相当不错,大量落后产能退出、关停。剩余的产能,借助供需短时间的失衡,以产品价格上涨,大幅度增厚利润的方式,快速修复了他们的资产负债表。

2018年的核心任务,是去杠杆。去杠杆这个任务在我们看来,是最艰难,也是最危险的,稍有不慎,就会引发金融风险。这个杠杆,去少了达不到启动新经济增长模式的目的;去多了,直接掉进通缩螺旋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从4月博鳌论坛可以看到很清楚的政策动向,2018年,去杠杆是必然要做,国家对此决心相当大。

根据新华社报道,易纲在博鳌表示,中国目前的确存在杠杆率高、债务水平高的问题。从审慎的货币政策和金融稳定的角度出发,我们认为首要的任务是要保持债务水平的稳定,第二个任务是让债务结构更加优化,平衡好政府债务、企业债务及个人债务,第三个任务是让总杠杆率更加合理。“通过以上做法,来实现一个漂亮的去杠杆。”

去杠杆的几个方法,第一是到期清偿,第二是违约。除此以外,别无他法。如果对现存的每一分钱借款都做了续作的话,则孳息的自然增长天然地使得杠杆进一步推升。所以去杠杆并不包括到期续作这个选项,必然意味着有部分债权本金要得到清偿或者注销。

违约在现在已经构成了选项之一,而违约伴随着抵押资产的大甩卖。这些现象集中出现,就是金融风险,而在底线思维下,我们可以很合理的预计,违约现象将会逐步出现,而不会批量的一起出现,一起出现就是金融风险,而分开逐步出现,就是风险化解。

最近在上市公司层面,已经出现的违约主要集中在质押贷款上,坚瑞沃能、金龙机电、神雾环保、迪马股份、天泽信息等都公告出现了质押贷款违约。

同时还有其他公司的媒体报道流传,例如华夏幸福、华信国际、AB、BN、HH等等。这些事情基本都是分散出现,但都是一件事,它们都是去杠杆的牺牲品。

另外这两天爆出来的碧桂园要求提高周转的文件内容来看,地产商也在尽可能压缩营运周期,原因是对流动资金的要求更高,以往的流动资金有相当部分可以通过信贷解决,但显然现在不能再依赖信贷资金,只能转向追求经营现金流,这必然要求地产企业提高周转。

这都是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出现的各种事件。

在这个背景下,公司想发展壮大,必须拥有健康的融资能力,股权融资是紧缩环境中绝大多数企业的渴求,因此上市平台尤为珍贵。仅以股票二级市场而言,根据wind统计,2017年IPO融资2301亿(2016年1496亿,增幅50%),增发融资12705亿元(2016年16918亿,降幅25%),可转债融资602.72亿元(2016年226亿,增幅166%)。除了定向增发融资因政策监管导致规模缩水,IPO和可转债融资显著增长。IPO是未上市企业的最佳选择,而转债融资是已上市公司的重要再融资工具。

综上,信用紧缩环境下,去杠杆必然意味着企业的债权风险在增加,对此需保持谨慎,信用债在今年并非好的选择。权益类资产的估值会被压缩,这意味着基本面不错的企业,投资价值会越来越高,但投资人买入后会面临短期浮亏的现象。就像最近两周的行情走势,随着指数的下跌,实际风险和投资者感受到的风险越来越背离,实际风险越来越低,但感受到的风险却越来越高,这比较考验投资人的理性。理性的投资者此时不应该降低权益仓位,反而应该择机加仓。不能承受剧烈波动的投资者,可以关注介于股与债之间的转债。随着市场的扩容,可转债市场将迎来更多品种和更好的价格,这将给专注于可转换债券投资的产品提供更多的投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