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投资的方向,就是那些能打碎锁链的公司

北京澎泰资本   2018-03-09 本文章341阅读

    京东方最近公布大额投资计划,接近1000亿在重庆武汉等地兴建工厂。

 

    京东方就是永远的烧钱,融资,继续烧钱,继续融资的模式。

 

    但正是托京东方所赐,四五年前需要七八千块钱买到的电视,现在只需要两三千就可以买到。如果我们将京东方融资总额1482亿加上未来预期的融资比如说600亿合计为2000亿,那么一台电视屏幕降低的成本差额是5000块,这对应的是4000万台电视。

 

    也就是说,如果从电视真正降下价格的年份开始算,比如说2015年开始计算,累计销售出去4000万台电视后,我们在京东方上的巨额投入,可以在社会购买电视成本的下降中得到盈亏平衡,此后多销售出去的电视,将会使得社会总成本继续下降。

 

    经查数据,2017年一年的电视销量大约在4800万台。 所以加上16年销量和18年预期销量的话,京东方的巨额投资,在总体社会效益上,是划算的。这个计算非常粗略,没有包括笔记本屏幕、手机屏幕等等。

 

    可以说,如果没有京东方的巨额投资,就没有我们现在相对低成本的屏幕应用。

 

    但我仍然觉得京东方花的钱太多了,原因是我们并没有在液晶领域从真正上游掌握核心的技术。所以京东方仍然是卖苦力的,承接着液晶产能的全球转移而已,离具有自己的核心技术仍然有极大极大的差距。液晶产业链里的相当部分利润,根本不在中国人手里。

 

    以oled为例,核心装备的生产技术被日本垄断。液晶面板的核心生产设备是蒸镀机。以下摘自新浪财经:

1.png

    

    这是真正的头部企业。没有蒸镀机,就没法搞液晶生产。而年产9台蒸镀机的日本Canon TOKKI的年产值则高达几十亿美元。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说芯片。

 

    台积电显然是大拿,他牛在工艺集成上。

 

    用同样的设备,别人搞不出东西,但是台积电能搞成,比如当年领先行业攻克28nmHKMG工艺良率的问题等。

 

    生产芯片,需要的核心设备在现在看来是光刻机,ASML公司生产的EUV光刻机。可以看新闻如下:

2.png


    一台光刻机一个亿美金。这是台积电的采购价格。台积电2017年的资本开支大约在700亿人民币左右。

 

    现在看起来,中国采购光刻机并非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障碍,但最大的问题在于,设备买回来后,工艺做不出来 ,产品还是没有良率。这是台积电真正厉害的地方。

 

    液晶屏幕是买回了设备,我们能生产东西出来,但芯片的问题是,买回来设备,我们也搞不上良率,我们在芯片的发展上,有太多欠账要补。

 

    而且我们在竞争中相当不利的地位还体现在:每当国内科研机构搞出一个级别的芯片生产设备后,国际上的设备商立即就把对应技术水平的设备禁运或者说技术封锁给你打开了。这就意味着国内科研机构的研发打了水漂,没法变成经济利益,也就无法自体循环良性获得资源来搞下一代技术的研发。所以很多时候我们不能责怪国内的研发机构始终不能实现经济效益,不是我们太无能,是对手太无耻。不过细琢磨起来,还是我们太无能。虽然无能,但这些硬骨头还是要啃。

 

    芯片行业,说到底还是技术转移带来的产能全球转移,从日本转移到台韩,然后台韩保留高端产能,中低端产能在中国研发的进逼下逐步开放并转移到中国。这个路数和液晶的路数基本一致,但显然芯片的生产工艺更加难以搞定,海外厂商狮子大开口的事情一直在发生。

 

    我们的海关数据说芯片进口超过了原油进口,沙子和原油卖一个价,这就是掠夺。

 

    所以我们有了大基金,要把这个套在脖子上的锁链打碎,必须要用举国之力来搞这个事情。

 

    举这两个例子,是为了说明,我们已经不甘心简单做产能转移的接盘方,仅仅局限于接手做别人不爱做的落后业务。而要做领先业务,我们就必然需要在产业升级、技术升级、行业进入头部领域等方面,有新的突破。

 

    而要想实现这些突破,难度比以往建立钢铁工业、石油工业、突破大化肥工业等等大了不是一点半点。直到今天,我们仍然有相当巨大的差距,要付出的努力也不是一点半点。

 

    尽管差距巨大,但我们已经看到在各个行业领域内,已经开始向原来难以企及的核心技术开始迈进。就上市公司而言,我们看到在这些领域,已经有人开始有所动作,未来2018-2020年期间,技术进步、工艺升级、行业取得头部地位的迹象将越来越明显:

 

    精细化工、芯片、通信、医药、精密机械、石油化工等等,这些是我已经看到的;除此以外,必然还有更多我没有注意到的公司和产业也一定在做同样的事情。

 

    假以时日,这些公司将会带来相当丰厚的投资回报,但更重要的是,他们的作为,将大幅度降低我们的产业成本,提高经济活动的自主性,最终提升人们的福祉。

 

    人民的福祉,或者更加卑微一点,我所信仰的证券投资的未来,在这些追求最先进技术、力求提高劳动生产率、不断谋求进取的公司身上,而决不是在獐子岛或者茅台的身上,更不是在币圈搞ICO的人身上。

 

    从中长期的投资来看,未来的投资方向,其实非常清晰,就是要投技术替代、产能升级、所有能打碎锁链的生意,都是可以关注的方向。

 

    我们的投资,和风险投资不一样,更加追求风险和收益的平衡,在长时间周期来看,必然是切合了人类社会发展需要,在起伏的经济浪潮中能持续提高效率,增进福祉的行为才能给我们提供长期稳定的可靠回报。而我们在其间,就是利用种种波动,力求获得尽可能大的安全边际,为投资者带来较好的回报。

 

    我们要谋求发展,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文末附上几张图,一张图是荷兰,一张图是贵州。

 3.png4.png

5.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