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价值投资的核心不会改变

北京澎泰资本   2018-03-23 本文章294阅读

        年初的时候,我们做了几个判断。

        逻辑出发点可以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内容“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来考虑。在之前去产能去库存的任务基本完成后,2018年显然是去杠杆成为首要的任务。

        这个可以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及财政部和央行最近的表态来做合理的猜测。核心关键词包括地方债不兜底、信托砍规模,全面建小康三大攻坚战(第一条就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等等。

        在去杠杆的背景下,依托加杠杆来实现收益的商业模式显然要遇到重大挑战。而具有强现金流生产能力的投资标的,将可能在去杠杆的过程中凸显出投资的优势地位。

        我们认为,2018年,仍然是价值型股票获得较好收益的年度,但对价值深入挖掘将比2017年更加富于挑战性。一些徒有价值股标签,而没有真实现金流生产能力的投资标的将会暴露出风险,而更多低杠杆、或者当前虽然是高杠杆但有能力降低杠杆的投资标的将在2018年吸引更多的市场注意力。

        现在一季度即将结束,回头来看这段文字,几个判断得到验证,第一个是去杠杆的判断,2018年毫无疑问,去杠杆是核心任务。第二个判断是对价值股集合内成分股将发生变化的判断,在现在来看,显然也已经得到实现。

        打上价值投资标签的成分股虽然发生变化,但是价值投资的核心观念显然并没有变。

        首先从估值的几种驱动因素来展开:

        1、受益于供给侧改革的公司,营收增长,毛利率提升,带来利润增加,这一般对应着现金流提升,推升估值;

        2、去杠杆的过程中,有息负债减少,该科目为估值结果的减数项,因为计算出公司整体估值后,要扣除债权人部分,剩余部分才是股东估值,有息负债减少,而企业盈利能力不变,则将显著推升股东估值。

        3、资本开支已经到位,未来资本开支将会保持水平或者有所减少的公司,其现金流生产能力将显著强于以往。这是成长股变成稳定价值股的重要特征。

        4、重资产公司的折旧实际上是拨备,这里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以往的重资产公司,他每年的高额折旧是利润的抵减项目,让会计报表里的利润看起来显得很少的样子,但是折旧是一个估计数字,而不是在当期实际发生需要用现金支付的费用,所以利润被减少,但现金流结结实实留在会计报表里,公司可以用该部分巨额拨备,用来更新设备,升级产业,提高竞争力,而无需进行巨额融资。这是重资产公司在未来显然会优越于轻资产公司的表现。

        概括来说,供给侧改革,使得在各个行业内,头部企业的优势更加明显;当前高负债的公司,在未来有希望显著降低负债时,其估值将显著释放;企业规模达到合意水平,未来减少的资本开支将释放出巨量现金;重资产的公司将在未来进一步强化其竞争优势得以释放现金流。所有这些,都是推升估值的因素,都是我们在资本市场上得以获利的来源。

        2018年,我们不困扰于投资价值还是成长的选择。

        2018年,我们将集中精力选择行业内头部企业、重资产企业、有能力降低负债杠杆的企业。

        2018年,我们将在进行缜密估值计算的前提下,选择能给投资者带来最佳回报的公司。

        我们还将利用证券市场提供的低风险而潜在具有高回报的金融工具,针对我们的合意投资标的进行风险管理。